首页 呼伦贝尔市文联简介 文联信息 协会简介 摄影图库 地理概貌 历史回眸 民族概况 文化艺术 多彩旅游 民族体育

历代鄂温克人的迁徙运动

        根据历史学家乌云达赉的研究,历代鄂温克人的迁徙运动,是指从起源地乌苏里江、绥芬河、图们江等流域向外地迁徙。从西晋起,有史可查,鄂温克人一共进行了七次迁徙。

        第一次迁徙与乌素固部落

        西晋以前,肃慎本土与高句丽并不搭界,中间隔有图们江左侧流域大片地区,这是沃沮人的祖地,《后汉书》、《三国志》称为北沃沮。沃沮国包括锡霍特山脉南半段,乌苏里江、绥芬河、图们江等流域。《北史》称沃沮国为安车骨部,唐代写安居固部;“安车”、“安居”是ewenki的译音。安居人就是鄂温克人,他们和高句丽人发生了一场战争,安居鄂温克人先胜后败,被高句丽掳去六百余家,按平均每户四、五口人来计算,大约有三千人。高句丽将他们迁到“扶馀南乌川”,其地当在松花湖西岸地区。

        这些安居鄂温克人,一部分在新的移居地松花湖西岸地区留了下来,隋唐称乌素固部,安置于慎州、黎州地方;另一部分却没有住下来,继续西迁。

        在这以前,拓跋鲜卑由于入主中原的需要,从原居住地往中原集结。继续西迁的乌素固部,乘虚进入洮儿河、霍林河、乌拉根河等三河上游流域。一部分人留了下来,唐代称为南室韦。另一部分人迁至呼伦贝尔地方,唐代称为移塞没部(分布于伊敏河流域)、乌素固部(分布于呼伦湖西南,南邻突厥)。

        从地理角度说,额尔古纳河流域就位于呼伦贝尔地区。呼伦湖与额尔古纳河由一条季节性泄河相连。额尔古纳河的水量主要来自泄河河口以上三条支流,伊敏—海拉尔河、哈拉哈—乌尔逊河、克鲁伦河。额尔古纳河集水地域,也可以叫作额尔古纳河流域。至于额尔古纳河河段,以根河口来划分,以上为上游,以下为下游。唐代,把伊敏—海拉尔与额尔古纳河连接起来叫作望建河,可能是“ewenki河”的意思。

        乌素固部的前锋,于五世纪时已经到达根河流域,唐代称其为西室韦。七世纪时,他们与其北邻蒙古室韦,以莫尔道嘎山为界。

        鄂温克人的第一次迁徙,打开了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蒙古语族、扶馀—高句丽语族、突厥语族各民族之间相互交往的大门,打通了相互交融的通道,这是一个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事件。

        第二次迁徙与黑车子室韦

        五世纪初,高句丽推进到图们江口地区。继而,原居图们江地方的沃沮人,一些部落支系通过图们江海口与绥芬河海口之间的海岸带通道,挺进到兴凯湖一带地方。大部分部落支系西迁大兴安岭东麓,北起绰儿河、南至西拉木伦河的广大地区。渤海时期称其为越喜部,辽代称为黑车子室韦(包括许多安居人),元代称之为帖儿格阿蔑勒弘吉剌(有一部居住在贝加尔湖一带)少部分人分作两路:一路去了肯特山地区;另一路去了贝加尔湖东岸的巴尔津河、维季姆河流域。

        黑车子室韦隔西拉木伦河与契丹为邻,西邻突厥,东邻扶馀。他们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较高。鄂温克人的第二次迁徙,扩展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并吸收了先进的经济文化,对于促进自身的发展进步是有重要意义的。

        第三次迁徙

        唐朝,从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起,几乎连年向高句丽发动水陆两路进攻。总章元年(公元668年)攻克高句丽都城平壤,高句丽灭亡。高句丽溃兵和难民向图们江涌去。图们江流域的安居鄂温克人,受到高句丽溃兵和难民的冲击,便向西迁至第二松花江,又同当地的安居鄂温克人一起,“奔散微弱,后无闻焉”。但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群体,必将由“奔散”而凝聚,结成新的部落群体,占有新的生存发展空间。

        这次奔散迁徙,大致来说,分为南北两路。南路,一部分鄂温克人迁至拉林河口地区和东流松花江上游北岸;一部分人迁至从今齐齐哈尔到西拉木伦河之间的地区;第三部分人迁至呼伦贝尔和贝加尔湖以东地区。特别是乌古论部落迁至呼伦贝尔地区的人数尤众。北路,原居乌苏里江下游左侧支流力河上游流域的安居鄂温克人,北渡东流松花江,沿着小兴安岭西麓向西北方向迁徙,到达嫩江上游右侧支流甘河流域,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了两个世纪,辽代迁至上京近地,被称为术不姑。

        慎州和黎州的乌素固部落,经过将近一个世纪的休养生息,又联合随第二、三次迁徙陆续移来的安居鄂温克各部落,大大强盛起来,共同参加了渤海国(公元713-926年)的开创活动。他们早在公元698年在粟末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小国家,曰震国,临时都城在今吉林松花湖以西某地。鄂温克人中流传一个传说,说他们有过自己的小国家,也有过鄂温克人自己的文字,这个小国家指的可能是震国。后来,他们联合高句丽、扶馀、汉族等民族,把震国扩大为渤海。渤海国建都忽汗城(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东京城)后,乌苏里地区的安居鄂温克人,纷纷通过穆棱河走廊西迁忽汗城和牡丹江流域,投入巩固渤海国的活动。

        第四次迁徙

        唐先天二年(公元713年),渤海建国后,乌苏里地区的鄂温克人向西迁入忽汗城,他们由于渤海国政治、军事活动的需要,又分散到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

        第五次迁徙与辽代鄂温克人的地域分布

        辽天显元年(公元926年),辽军从西向东攻击渤海都城忽汗城,其锋直指乌苏里江中游支流穆棱河中游流域和兴凯湖西北岸地方。辽国攻陷忽汗城,又镇压了乌苏里江下游军民的暴动。这样便发生了第五次迁徙。一路向西南迁徙,如图们江下游流域、镜泊湖、松花湖、大蒲柴河以及长白山山后等地区;另一路,向西北迁徙,如呼兰河流域、嫩江中、下游流域,再往西迁到呼伦贝尔地区。在这次迁徙中,婆速忽儿部落人口众多。

        辽灭渤海后,安边府(位于今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之南)、莫颉府(位于今黑龙江省五常)、定理府(位于安边府之南,穆棱河口对岸一带)的鄂温克人发动武装起义。起义失败后,安边府军民北渡黑龙江、迁往毕拉尔河地区,而为辽代五国部之越里吉。

        第六次迁徙

        金初,东部地区鄂温克人诸部主要分布在四个地区:乌苏里地区,图们江流域,以蒲速河(今写大蒲石河、大蒲柴河)为中心的第二松花江上游右侧流域,松花湖西岸地区。在鄂温克诸部中,乌古论氏、涂克敦氏、蒲速氏,人口众多,遍布上述地区。为争夺对金初各部的统治权,他们与生女真完颜部发生了一次战争,后战败归附。

        在这以前,早在金昭祖时,分布在牡丹江上、中游地区的鄂温克各部,通过活龙河(即牡丹江中流左支流海浪河)涂克敦部之女乌古论都葛(金昭祖威顺皇后)与生女真完颜部石鲁(金昭祖)的婚姻,涂克敦部与完颜之间开始累世联姻,结成了政治军事联盟。

        这个时期,西部地区的鄂温克诸部,大致从巴尔津河到额尔古纳河下游右侧支流牛尔河为一道横线,又一分为二了。

        横线以北的鄂温克诸部的一部分人,由于蒙古人的牧场向北推进,大约在十一世纪初,他们从巴尔津河、维季姆河台地向贝加尔湖以西地区迁徙,到达安加河上游的今乌苏里·西伯利亚斯科耶(在伊尔库次克西北,仿唐译音则为乌素固室韦)地方。乌苏里·西伯利亚斯科耶,因乌素固而得名。他们又顺流西下叶尼塞河中游流域住下来,将其主要支流命名曰上、中、下通古斯卡河。

        他们经过两个多世纪,人口成倍增长,便去寻找新的驯鹿饲养地和渔猎地,并到北极荒漠地区猎取珍禽异兽。他们的一部分人,顺列拿河东下,在不晚于十三世纪时,到达斡鲁克穆河(今俄文拼式写奥廖克马河)河口地区。另一部分鄂温克人,大约于十五世纪到达太平洋鄂霍次克海岸,并在乌第河海口与黑龙江海口之间的地区与第六次迁徙时东下的那一支鄂温克同胞相会叙旧了。

        这些鄂温克部落,为新的地理发现,为开发新的人类生存空间,在半永久、永久冻土地带和北极荒漠地区所作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以及在十分严酷的自然条件下所作出的贡献,无论怎么说也是够伟大的。苏联地理学界赞美说,他们非常熟悉泰加林和冻土带,体力上极其适应这里的自然环境特点。同自然界打交道时,遇到自然灾害时,他们有丰富的经验和聪明才智。他们是首批地形测绘人员、地质勘察者、护林工作人员、新城镇建设者们的顾问和向导,对北部地区、远东地区的开发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1234年,蒙古国大汗窝阔台灭金。在前一年,即1233年,窝阔台派遣汗子贵由、诸王按赤带灭东夏。在战争中,分布于第二松花江地区的鄂温克诸部,受到灭绝性的打击;分布于图们江流域、绥芬河流域的鄂温克诸部,遭到惨重的伤亡;许多难民向东逃入乌苏里江、锡霍特山脉密林中;分布于乌苏里地区的鄂温克诸部,也受到严重的损失。他们匆匆北渡黑龙江,迁到黑龙江上游,布列亚河上游,结雅河上、中游,呼玛河等诸流域。在迁徙途中,他们的一些人,顺阿姆贡(清代写享滚)河东下,向黑龙江口地区走去。明朝于永乐年间,在这些地区设置卫所,封当地鄂温克各部首领为所官员,来管理鄂温克事务。

        明末,鄂温克诸部联合鄂伦春人、达斡尔人结成民族联盟,称索伦部,为明朝属国。其政治中心在额木尔河口斜对面的涅威尔河口东岸,其遗址在今扎林达。

        第七次迁徙

        明代,在某些史志文献里,瓦尔喀部包括在建州女真中。他们分布在第二松花江流域、绥芬河流域、图们江流域、乌苏里江流域、大彼得湾海岸地区,锡霍特山脉南段东麓也有居住,与金末元初鄂温克人的分布情况基本相同。

        明末,后金汗阿巴海(号皇太极)两次说到瓦尔喀不是满洲,而是新满洲。后金汗阿巴海认定瓦尔喀不是满族,而是另外一个民族,并不是偶然的。在此前后,他曾两次把瓦尔喀同蒙古、汉人这两个民族相提并论。

        阿巴海是赫图阿拉城(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人,是瓦尔喀部的近邻,既是当时人,又是当事者。他的说法是可信的。呼伦贝尔盟阿荣旗查巴奇鄂温克族乡流传一个说法,说鄂温克人曾经在朝鲜人聚居地方居住过。这个传说有说服力。沃沮、越里吉、瓦尔喀为一名三译,是鄂温克语0lgi的译音,意为“翻花矿泉”。满人译为瓦尔喀、斡尔喀。瓦尔喀属鄂温克族。

        后金汗努儿哈赤、阿巴海父子,从明万历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起,连年发兵掳掠瓦尔喀鄂温克人,甚至为此打进朝鲜王城韩城。明祯十年(公元1637年),阿巴海在致朝鲜国王的国书中写到:“尔国所有瓦尔喀,俱当刷送。日本贸易,听尔如旧。……其东边瓦尔喀,有私自逃居于彼者,不得复与贸易往来”。(清初录,卷三十三)

        据此确知,瓦尔喀鄂温克人从朝鲜东海岸东渡日本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就是鄂温克人的第七次迁徙。

        瓦尔喀鄂温克人东渡日本不久,从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起),巴尔海清政权向索伦部发动了三次战争。索伦部先胜后败。索伦部鄂温克,一部分顺斡鲁克穆(奥廖克马)河逃至金代的火鲁火瞳谋克地方,一部分人逃往巴尔津—维季姆河苔地,与当地饲养驯鹿的鄂温克同胞发生冲突后,顺维季姆河到达该河下游建城居住,城曰玛穆城(今照俄文拼式写成妈妈城),居民曰玛穆基儿氏。玛穆,意为“大水”,指黑龙江。被阿巴海清军俘虏的两千余人到了嫩江下游沿江地带,一万余人(包括鄂伦春人和达斡尔人)到了锦州地方,他们可能随满洲进关,参加了清朝的建国活动。留在黑龙江上游流域的索伦部本土的鄂温克人,于十七世纪中期南迁嫩江流域,十八世纪三十年代有一千六百余人从嫩江流域西迁至呼伦贝尔地方,此后不断地向新疆等地迁出人口,直至清末。鄂温克族杜拉尔氏海兰察将军,于乾隆五十三年(公元1788年)指挥了统一台湾的战争,并一举成功;于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统率鄂温克兵反击廓尔喀入侵者,收复西藏,马到成功。

        囊括而言,鄂温克人在历代发生的迁徙,为黑龙江流域的开发,为北至北冰洋、东至太平洋的亚洲北部地区的开发和地理发现,输送了善于适应各种严酷的自然环境的有生力量,输送了能够驾驭复杂激烈的社会政治变革的英勇战士。这些迁徙,从客观上来说,是一个求生存、图发展的民族运动,所以也是一个进步向上的民族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