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呼伦贝尔市文联简介 文联信息 协会简介 摄影图库 地理概貌 历史回眸 民族概况 文化艺术 多彩旅游 民族体育

鄂伦春族的语言

        鄂伦春语属阿尔泰语系满- 通古斯语族-通古斯语支。 无方言差别。鄂伦春族没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汉语。

        语音

        ①单元音在元音体系里占优势,在固有词里不出现复元音。元音分长短。有元音和谐现象。i 、i:、e:、[、[: 、o 、o:、u 、u: 是一类(阴性元音), I 、I:、E:、a、a:、C 、C:、υ 、υ:是另一类(阳性元音)。同一类元音按照一定规则在词里保持和谐,如 atFυkυn“少”,[mUn“唇”,C:rlkta“肥料”,o:d[n“大绒”,ImUkF[“油”,υlgan“回声”。除了性属和谐以外,还有唇状和谐,如宾格附加成分有4种元音形式,加在含有不同唇状元音的词干后:algan-ma“脚”,[nIn-m[“母亲”,CrCn-mC“驯鹿”,mowon-mo“银子”。②辅音系统比较简单,有b、p、m、f、w、d、t、n、l、r、dV、tF、F、n、j、g、k、N、x 等19个。辅音在词里出现的情况有以下一些特点:一是不同于某些满-通古斯语,N可以出现在词首。如:Na:la“手”,鄂温克语为:na:la,满语为gala [kala] 。二是 f和 x作为一个独立的音位只出现在汉语借词里。p在早期汉语借词里,相当于汉语的f ,如:pU:“伏(天)”。三是不仅状词,其他词的末尾也能出现比较多的辅音,如:a:wυn“帽子”,[:m“药”, In[N“白天”,bυg“鹿”,ulo:k“假”。四是语音结合时,发生较多的同化现象,如:n[k[b“打火石”+w[(宾格附加成分) > n[k[pp[(b 把 w同化为p ,p又反过来把b逆同化为p)。

        语法

        ① 表示不同意义的附加成分按照一定的次序加在词干后,构成词的各种语法形式。如 jabυ(词干)-kta(泛动体附加成分)-ra(现在-将来时附加成分)-n(人称附加成分)“他来回走着”。②名词格的数目较多,宾格和方位格各有两个,区别动词涉及的对象是确定的还是不确定的。如g[g(骒)mυrIn(马)adυ:n-tIkI(马群,方向格)UktIr[n(跑)“骒马向马群跑去”(方向明确,中途不拐弯);g[g mυrIn adυ:ntikka:ki(不确定方向格)“骒马向马群跑去”(方向不明确,中途可能拐弯儿)。有领属范畴,人称领属和反身(即无人称)领属各分单复数,mInNI arakI-w “我的酒”, mUnNI arakI-wυl “我们的酒”,mItINI arakI-tIr “咱们的酒”,m[:nNI t[tI-wI“自己的衣服”,m[:nNI t[tI-w[l“(许多人)自己的衣服”。③动词有态、体、时间、式、人称等范畴。和某些满-通古斯语不同,动词的使动态和被动态附加成分有各自的语言形式。如 ItFI-w-Um “我被看”,ItFI-wk[:n-[m“我(使)人看”。体比较丰富,以 dVawa-“抓”为例,有 dVawa-l- (开始体),dVawa-dVI-(未完成体),dVawa-FIn-(起动体),dVawa-wa-kta-(泛动体),dVawa-kI-(多次体),dVawa-lat-(持久体),dVawa-maldVa-(加速体),dVawa-Fa-(延续体),dVawa-mυn-(愿望体),dVawa-kFI-(渴望体)等。祈使式有不同的语法形式,分别表示说话人希望动作当时完成或希望动作在做完某事以后完成,如 FIlkI-jI-wυn “我们说吧!”,FIlkI-dB:-wυn “我们(做完某事以后)说吧!”动词有人称形式,如 FIlkI-m“我洗”,FIlkI-nI“你洗”,FIlkI-ta-n“他洗”,FIlkI-ra-w“我们洗”,FIlkI-ra -p“咱们洗”,FIlkI-rU -j“你们洗”, FIlkI-ra“他们洗”。④在句子结构里,结构成分之间往往出现互应关系的语法形式,如主语和由动词充当的谓语,在人称和数上有互应关系。⑤复句不大使用连词,主句和从句大都是靠位置(从句在前,主句在后)、语调和从句谓语的附加成分来连接。这些附加成分包括加在形动形式动词后的格附加成分和加在副动形式动词后的副动附加成分。

        词汇

        ①反映本身生活方式特点的词比较丰富。由于以狩猎为主要生产方式,因此不同年龄和性别的野兽多有专门的名称tCrCkI“野猪(通称)”,ajdar “公野猪(通称)”,m[k[dVIn “母野猪(通称)”,nUk[tF[:n “当年或一岁的野猪”,FIraw “两岁的公野猪”,gUlI: “两岁的母野猪”等。因为生活用具多取自桦树皮,因此桦树皮制品的名称很多,如B:tFB:n “小桦皮碗”,awFa “桦皮箱子”,[mk[ “桦皮摇篮”,[wUl[n “桦皮仓库”等。②利用语音交替构成在意义上和词形上对偶的词较多。有[am]:[[n],[a]:[[],[I]:[U],[a]:[C],[C]:[[]等交替形式,如 amIran “继父”——[nIr[n “继母”,lawυkta “地上的青苔”——l[w-Ukt[ “树上的青苔”,bI-“存在”——bU-“死”,kaltaka “一半”—— kCltCkC “指圆形物体的一半或缺口”,tCgCrCn “躺”--t[g[r[n “坐”等。③词的构成方法,主要是派生法,如在动词词根后加附加成分可以构成名词:g[:lB:-“隔” +n——>ge:lB:n “房间”。在名词词根后加附加成分可以构成动词:alga “网”+dB:——>algadB:-“用网捕”。其次是合成法,如 t[k[:n(根)tUrUgUn(源)“根源”,Fe:n(耳)B:tFI (没有)kC:kan(孩子)“淘气的孩子”,kakara:(鸡)je:Fa(眼)“夜盲眼”。